作者為健行科技大學企管系教授觀看美中關係會否進入新冷戰時期,需先問個關鍵性的問題:川普及其團隊對於中國的打壓是「戰術性」的或是「戰略性」的?前者指涉:美國要減輕對中貿易赤字並要求中國依市場原則,公平交易;後者指涉:美國要削弱中國足以與它爭霸的爪子與力氣。川普生於1946年,在他幼年的社會化過程,親眼見到美國的盛世,而1985年在他39歲時,見識到美國藉「廣場協議」折服了日本士氣如虹的經貿實力,而陷入失落的二十年。1991年在他45歲的時候,他目睹美國的「聯中制蘇」解體了蘇聯。到了2009年,在美國最富裕時,中國曾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但部分拜美國因素之賜,中國自1990年末開始走強,2008年當美國引爆全球性金融風暴時,中國竟儼然成為全球經貿的救世主;2010年還公然向美國提出「新型大國關係」對待的要求。這是怎麼回事?是可忍,孰不可忍!看過川普在2007年,也就是61歲的花甲年齡,在摔角場合公然與人打起架,一副摔角手的模樣,令人對他旺盛的體力與狂野的侵略性,印象深刻;他也從不掩飾白人中心主義的傾向。在這種情況下,當美國遭到中國挑戰時,他豈能坐視,豈願輕饒?而他所用的人不是大企業的CEO,就是退伍將領,世代的背景相近,意味著,他重視經貿與安全,也想恢復美國盛世時期的「富」且「強」。就任總統後,川普在對付北韓金正恩的挑釁所展現的霸氣,便可看出他摔角手的強悍性格,以及應付對手的細密心思與謀略。他的政治性格與企圖,更可在他1988年,也就是42歲時接受美國名節主主持人奧普拉(Oprah)的專訪中看出;外界常以重利商人或善變的老粗看待他,以至於很少人注意到他美國至上的政治觀點與雄心壯志。以川普的理念與性格和美國知識圈普遍有世界霸權遭受中國挑戰的危機感,以及國際次強也不期望中國取代美國的地位的氛圍來看,未來美中的衝突應該會朝「戰略性」的方向前進。除非,中國對於「不爭霸」做出具體行動,否則,美國應會在各層面一波波的採取攻勢作為,直到中國臣服。至於美中全面性的戰略對抗將伊於胡底,過程充滿各種變數,目前仍無法逆料。不過,可以肯定的是,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前,這個張力還不會放鬆,因為這次選舉對川普2020能否連任,有一定的指標性意義。至於選好或選壞,則可能又會讓美中關係進入另一種境界。但不管如何,以11月6日為基準,現在的美中關係正朝惡化的方向走,方興未艾:(1) 川普一直要求中國解決向高科技産業提供過度補貼等結構性問題,但中國領導層展現出毫不退讓的姿態。可以預見到,有民氣的支撐,川普對中國會越來越強硬。(2)川普對中國已正式顯露反感:9月26日在聯合國安理會川普指責:「中國試圖干預美國11月的期中選舉,反對我的政府」;他也回應媒體說:「習近平可以說己經不再是我的好朋友了。」(3) 9月30日美國驅逐艦迪凱特號在爭議性的南沙群島附近南海海域遂行自由航行時,與一艘中國盧陽驅逐艦發生「不安全」互動,美艦被迫採取技術性閃避動作,以防撞擊。而同一天,國防部長馬提斯取消了10月份訪問中國的計畫。(4) 自9月30日開始,日英兩國進行為期13天的聯合軍演;10月2日,美國與菲律賓展開了為期10天的聯合軍演。這是繼5月「肩並肩」和9月「風暴之風」軍演後,今年舉行的第三次美菲聯合軍演。相對來看,作為挑戰者的中國,目前的領導層是受文革洗禮的一代,集體性、顛覆性與破壞性特強,但這個世代親歷不堪回首的文革慘劇,卻又目睹與享受始於九0年代末中國崛起的盛況,性格很容易在兩個極端間反覆;不過,因善於權變的「阿Q」精神是中國人的特性,終究會為保有現狀而妥協。這點我們從中國官方對外釋放的話語—始終秉持「不願打、但也不怕打」—中可透視出「求和」的潛在願望。9月26日習近平首度公開表態,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著中國走自力更生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王岐山也說過,「中國人可以吃草一年,不怕打貿易戰。」看來,北京已做好最壞打算,並開始構築「高築牆,廣積糧」的準備。美國加上盟友的軍事實力總和遠非中國所能望其項背。美國之外的諸次強雖會選邊靠,但中國畢竟有廣大而厚實的市場,圍堵與戰爭所可能導致的「多輸」格局,非人所願。但無人能預判會否有「擦槍走火」的事件發生,導致更進一步的對抗。有備無患,台灣身置風暴圈內,做好最壞的打算與應處之道,永遠是國安團隊應念茲在茲的座右銘。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peiqh29 的頭像
hipeiqh29

手機免費直播

hipeiqh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